目击者拍灵异照片 真相信那水里

发布时间:2017年05月14日 21:14 浏览次数:272次


2008年,8月9日,渔村又有两人神秘失踪,失踪人名为李凤梅、女三十一岁,吴京,男三十七岁,这两人,都是渔村的村民,失踪于一周前,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那里,警方也查无所获。


8月9日的傍晚,有人在渔村的湖里,发现了一神秘水怪,并用手机拍下了照片。据目击者在网上说,那水怪有六米来长,将近两米来宽,浑身布满了蓝色的鳞片,身躯上还长着几个粗壮的触手。


这篇报道的下方,附加上了一张照片。


林凯,抖了抖手里的烟灰,另一只手,拿着放大镜,在那张照片上,细细的端详着。


只见那照片之上,是一片倒着夕阳的湖水,水里隐约可以看见,一条很大的鱼,那鱼所露出的背脊,是一排紧挨着一排的锋利倒刺,在夕阳以及模糊的像素影响下,根本分辨不出那鱼的颜色。


林凯,放下手里的报道,在电脑上,搜寻起,关于背上长有倒刺的淡水鱼来,可是查找了数遍,也没发现哪种鱼的倒刺,跟那照片上的一样,不仅淡水鱼,连海鱼林凯也查过,发现都没有与之相同的。


难道真的是水怪吗?林凯心想,如果真是水怪,那它又是从那来,从那诞生的呢?


叮铃铃,一串电话铃声,打断了林凯的想象,他接起了电话,是报社的主编打来的,林凯是报社的一名记者。


主编如此说道:


“林凯啊,郭教授,明天要去渔村调查水怪一事。”


“我见你,对此事,颇感兴趣的,所以安排了你跟他一起去实地考察。”


“我希望你们能弄清真相,写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报道。”


林凯一听,顿时就万分兴奋,回了句明白,我会尽力的话。


“我已经跟郭教授说过了,他明天早上出发,你赶快做好准备,与他一同前去。”


“恩!我知道了!”林凯挂掉电话后,立刻收拾起行李,在装了几套衣服与些生活必需品后,他又取出了一台高配的单反相机,调试好一同放进了背包。


然后洗漱完,早早的进入了梦乡。


一夜无话,第二天,林凯与郭教授砰碰了面。


郭教授是个白发苍苍,带着一副方框眼镜的老头,给人的感觉,就一副学者模样,郭教授带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当助手,那个助手叫小凡,林凯在跟他们寒暄了几句之后,就由小凡驱车赶往了渔村。


在渔村接待他们的是村长安排的老陈,因为老陈的家离那湖很近,所以村长特意如此安排。


老陈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叔,无儿无女,最近连老婆都没了,那个前些日子被报失踪的李凤梅,就是老陈的妻子,妻子没了,老陈就是一孤寡之人了。


为此,林凯一行人,给老陈带了不少慰问品。


在老陈家安顿好,已经是傍晚时分,林凯一行人,在老陈的带领下,去了那报道照片里,出现水怪的位置。


他们站在满是石头的岸上,岸的对面是生机盎然的群山,碧绿的湖水将山与对岸分隔开来。


湖面很安静,观望了许久,除了偶尔浮出水面的小鱼外,他们什么也没见到。


“老陈啊,你在这里住了怎么多年,有没有见过人们说的水怪啊?”林凯忍不住发问。


老陈摇了摇头回道:“一次也没有,这儿生态稳定,那来的什么水怪。”


“我看是那几个城里来的,大学生恶搞的炒作罢了。”老陈的语气有些不屑,但的确,像什么水怪之说,大多都是某些闲人,通过某些手段恶搞的名堂。很少有真正的事实,就算有,也是大鱼大虾之类的,根本就没有什么水怪。


报道上的那几个目击者,就是老陈说的几个来郊游的大学生。


“那村里面有人见过吗?”林凯不死心的问,他十分希望有,那样的话,就能证明这湖里,可能真的有某些东西了。


“没有。有的话,他们还敢下湖捕鱼啊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老陈很是反感林凯问他水怪的问题,意识到这一点的林凯也不再多说什么,静静的坐在一块巨石上,等着郭教授,那边忙活完。


从他们来到湖边开始,郭教授,就带着助手小凡,一直在湖边,用着瓶瓶罐罐,装水研究,郭教授还叫小凡,装了些带回去。


天渐渐的黑了下来,为了准备几人的晚饭,老陈先行回去了。


待郭教授忙活完,三人准备回去之前,为了在夜里监视湖面,他们将一台夜间摄像机,掩在了石头的夹缝之下,镜头对准宽阔的湖面。


那天晚上,老陈杀了只鸡,又宰了几条鱼,做出了一桌丰盛大餐,香气扑鼻的农家野味,很受这几个城里来人的喜爱。


三人在一番狼吞虎咽之后,因为舟车劳顿,纷纷洗漱休息去了。


老陈的家,是栋小洋楼,楼底下,挖有一口大水井,水井的水,就是湖中之水,这湖水也是渔村人的日常饮用水。


第二天早上,三人醒来后,吃了个鲜美的鱼汤粥,然后再一次去了湖岸边。小凡要进行水质监测,所以没有跟着一起去。


小凡不在,林凯就冲当了郭教授的助手,扛着打包小包的。


他们来到了昨天,放置录像机的那堆乱石旁。


取出了录像机,用快进的模式,查看了几遍录像,夜里的湖面很是安静,除了几条小鱼露头外,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

“郭教授,你说那水怪,是真的吗?”林凯一边放下手里的东西,一边向一旁的郭教授发问。


“这个,从照片上来看,倒是不假。”郭教授,推了推眼镜,继续道:“只是,是水怪的可能性极低。”


“这种大型的家伙,应该是湖里的某种大鱼,但是个头绝对没有那几个大学生说的那么大。”郭教授斩钉截铁道。


林凯哦哦的点头,心里有些小失落。


郭教授在大包小包里,取出了几台连接着摄像头的,类似玩具潜水艇的工具。这些玩具潜水艇,可以用天线遥控器操控,操控的范围为八百米。


“将这些潜水艇,安置在湖底,静态监控,留下两台用于移动监控。”郭教授说着就递了台遥控器,给林凯,林凯年少的时候,可是遥控迷啊,现在虽然是大人了,但拿到遥控器,未免还是有些兴奋。


二人将五六台,潜水艇,安放在了湖底,每台相隔800的地方。剩下两台,林凯和郭教授,一人操控一台在湖底巡查。


摄像头,拍摄到的画面就传回到岸上的显示器里,二人看着显示器里的分格画面,翠绿的水藻,漂浮的细小沙尘,以及各种大小鱼类,小的比小拇指还小,大的有一米来长。


可是在水底转了半圈,直到电能消耗殆尽,他们也没有发现一丝水怪的踪迹,路过的几个渔村村民,见新奇,于是跑来凑热闹。


还不时跟二人扯扯淡,但是扯着扯着,那几个村民就扯到了老陈的媳妇李凤梅的身上,据那几个村民说李凤梅是个不洁捡的女人,每天晚上,都和个男人在这湖边私会,后来被老陈知道了,老陈大怒的跟李凤梅吵了三天三夜,可是李凤梅还是不知悔改的偷偷与男人私会在一起,老陈咽不下这口气,说要休了这女人,老陈刚有这个意思,那女人就和男人一起失踪了,那个男人林凯知道,就是报道上和李凤梅一起失踪的吴京,村民说是这两人私奔了,可是她们私奔,身份证、钱和银行卡,什么都不带,这让她们各自的家人,觉得奇怪,于是纷纷报了警。


太阳渐渐的下山了,二人在耗光潜水艇的电能之后,他们坐在岸边的石头上,心灰意冷的抽着烟。


不久后,小凡回来了,他带着水质的检验报告,和几个帐篷还有一头羊,这些东西都叫人用头牛拉着一同送了进来。


水质的检验报告,就如看上去的一样正常,不仅如此,这里的湖水,营养元素,还要高于一般的江水。


看着那头羊,和大包小包的帐篷睡袋,还有便当。


林凯疑惑的问:“郭教授,今晚我们要在这里过夜吗?”


“嗯,是的,我们只在这里逗留三天,为了查出结果,我们要捉紧时间了。”


“那这头羊,是用来干嘛的?”林凯摸了下,那头已经剥了皮,还洗的一干二净的羊问。


“诱饵。”


“用这羊来钓水怪?”林凯惊叹道。


“嗯,但我并不奢望能钓到它,只要这羊能把水怪引出来,落到显示器中,证明了它是存在的,这就行了。”


“小凡啊,事不宜迟,你现在就用钩子勾住羊,钩子上的绳子绑在那一块大石头上。”郭教授指着一块大石说道。


小凡听完,立刻在包里取出了钩子绳索,来招呼那头羊,林凯也上前帮忙,待他们将羊办好之后,便一个两个,脱个精光,只留条短裤,然后将羊送到了那潜水艇摄像头的监视范围之中。


接着他们搭好帐篷,吃过老陈做的野味便当之后,便缩进了帐篷里,准备休息。


绑住羊的绳索上,挂着铃铛和报警器,只要水怪一上钩,报警器和铃铛就会发出响动,提醒他们。


深夜,大概凌晨两三点的时候,报警器和铃铛发出了阵阵响动,三人激动爬出了帐篷,可是在显示器上,看到的却是,几条一米来长的大鱼在啃食那头肥羊。


三人都是失望至极,他们取下了铃铛,又将报警器的敏感度,降低到了一个只有大型猎物碰到之后,才会发出响声的程度之后,又各种睡去了。


第二天一早,三人刚用水桶在湖边取了些湖水洗漱完,老陈就送了鱼汤粥来给他们吃。


“有什么发现吗?”老陈问。


林凯用汤勺舀着鱼汤粥,边吃边摇头。


“我就说嘛,好好的湖里,怎么会有水怪呢?”老陈丢下怎么一句,就没有多呆,拿过昨晚吃剩的饭盒,回了家去。


两台移动潜水艇,已经在昨晚充满了电,而水下的那些潜水艇,因为是处于待机状态,所以可以坚持个两三天。


今天他们采取的方法跟昨天一样,利用潜水艇,在湖底巡视,不同的是,这次他们投入了些鱼类喜欢的香精,可换来的却是成群结队的各种杂鱼,差点连潜水艇上的摄像头,都给碰坏。


这一天也是无果的,这湖之广阔,他们也来回的探寻了个百八十,可依旧是一场空。


这湖的上游和下游,在村头和村口,都有长长的铁栅栏,给拦住,就算是鲸鱼,也不一定能撞毁,更别说那水怪了。


中餐晚餐,依旧是老陈给三人负责,每一餐都有鱼,每一餐的做法都不一样,倒是让着三人吃得满足。


水里的肥羊,已经被泡得发肿,身上残缺不全有着大小不一的鱼啃咬的孔洞。


第二天晚上,那是个安静的晚上,那一夜,林凯也许是在梦中,也可能是他压根没睡着,他看见帐篷外,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,浑身赤裸,身躯上满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孔洞,女人低着头,林凯看不见她的脸,但是女人的手指一直指着一个方向,那个方向是湖边,她好像在示意林凯去那里看看,但是林凯很害怕,缩在被窝里,不敢出去。


第三天,这是最后一天了,今天再查不到丝毫线索,明天就要打道回府了。


所以这一天,郭教授加大了香精的投入量,可是直到一台潜水摄像头,被鱼给拱坏,也没有发现什么水怪的身影。


第三天的晚上,林凯还是不知道自己睡没睡着,总之那个女的又来了,低着头,垂着发,手不停的指向了一个位置。因为调查无果,林凯的心情烦躁,他也不管那么多了,向着女人所指的地方,走出了帐篷。


林凯正要向湖边走,女人又闪现在了他的面前,指向了另一个地方,林凯向她所指的地方,走去,每走几步,女人的身形就闪现一下,出现在林凯的面前,为林凯指引着道路,很快他沿着岸边来到了离老陈家不远的一处湖边的角落。


女人这次漂在了水面上,手指向下指着,好像在告诉林凯下面有着什么东西。


林凯认为自己的水性好,也不多想,便向着女人所指的地方,潜了下去。


说来也奇怪,本来应该昏暗的湖底,此刻却异常的清晰,林凯憋了一口气,下潜了个四五米,发现在女人所指的下方,是一团浓密的水藻,在水藻的里面好像包裹着什么,林凯努力的在水下扒开了那些水藻,然后猛然看到了一具女人被水泡得肿胀的尸体,尸体被鱼类咬得千疮百孔,女人的面孔,在水抚去她那长发的掩盖中,露出了出来,那是一张狰狞扭曲的脸庞,那张脸被水泡得发胀,但却让林凯感到有些熟悉,忽然林凯就想起来了。这不就是前几天在报道上看到过的,失踪已久的李凤梅吗?


正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,他的脚忽然就被什么东西捉住了,林凯一惊,猛地醒了过来。


早上七点多,林凯起床后,发现郭教授和小凡,已经在垂头丧气的收拾行装了,想到了那梦中的一幕,林凯向郭教授借了一台潜水摄像头,控制着,来到了梦中所见那处,离老陈家不远的湖中。


在显示器上,林凯赫然看到了那团在梦中一模一样的巨大水藻团,一旁的郭教授见了也来兴致,期待着那里面有着什么。


可是当林凯把迷你潜水艇,驶到那里时,巴掌大的螺旋桨就被水藻给缠住,动弹不得的沉在了水中。


“郭教授,你们有没有带潜水设备,我想到那里去看看。”林凯瞥了眼地上的大包小包问。


“有是有!不过那那团水藻团里,要是真的有水怪,岂不是很危险吗!”


“怎么教授你还真相信那水里,有水怪啊!”林凯不以为然的说:“那规模顶多也就是条一两米的大鱼,这样的鱼想要我的命,还没那么容易。”


“也对,那你小心点。”郭教授说着,吩咐小凡给林凯取了一套潜水设备。


林凯穿上了黑色的潜水服后,带上了氧气罩,为了以防万一,他的手里还攥着一把防身用的小刀。


八月的天,水并不凉,反而有点温热,林凯在水中,向着那团水藻游去。


各类淡水小鱼,在水藻丛中游移着,林凯先是解开了那台被捆住的迷你潜水艇,然后用小刀,割开了那密麻的水藻。


可出现在眼前的可是一个,被巨物压扁的水藻丛,水藻丛上空无一物。


就在林凯失望的想要离开时,眼睛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了一根肉白色的东西。


他定睛细看,猛地发现,那根东西,居然是一根人类的手指头,即使在这八月天的温水里,林凯也感到了一股如坠冰窟的寒意。


林凯颤抖的捡起了那根手指,那是一根细长的手指头,手指头上戴着一枚金戒指,手指的断口很不规则,像是被什么动物给咬断的。


那台迷你潜水艇,恢复自由后,被郭教授他们操纵着,跟随在林凯的身边,想必此刻他们也看到了林凯手中的东西,但却不知他们如今是副什么表情。


林凯想上岸,可是在游出水草丛堆的时候,他忽然发现,在底部的泥沙上,有着一道道,巨大的足有两三米来宽,像是大型鱼类游移的痕迹,可让他惊异的却不是那痕迹,而是那痕迹之中的隐约留下的奇怪足印,那足印居然有人的两个手掌合起来那么大,足印上有三根粗短的指头,林凯沿着那足印所去的方向,向前游着。


很快就来到了一副铁栅栏前,这个位置,应该就是老陈家的水井连接口。


可是为什么,这个奇怪的足印会蔓延到老陈家的水井里呢?难道是。。。


林凯不敢多想,他打开头上的探照灯,向那漆黑的栅栏后照去。


刚一开灯,就哐当一声巨响,林凯在探照灯的映照下,看到了一头巨大的,林凯无法形容的大鱼,那大鱼的身上遍布蓝色的鳞片,两只三根指头的爪子不停的在水里挥舞着,巨大的嘴巴上,布满了锋利的牙齿,嘴巴两边还有长长的触须,那巨大的嘴巴,想必只要一口,林凯就会尸骨无存,怪鱼背脊上还长着长长的倒刺,简直就和那照片上的如出一辙。


哐当又是一声,怪鱼用坚固的前骨撞击着,那扇铁栅栏,力道之猛,撞得铁栅栏都变了形。


林凯被吓得不轻,在水里挥舞着手脚,差点就抽了筋,他不知自己是怎么上岸的,也许是出于求生的本能,总之爬上岸之后,林凯累得一步也迈不动了。


好在郭教授和小凡及时赶到,将林凯扶回了搭建的帐篷处。


休息了片刻之后,林凯爬了起来,就在不是特别清晰的显示屏上,林凯看到了潜水艇小心翼翼的从铁栅栏的缝隙中,蹿了过去。


一片黑暗,什么也看不到,潜水艇,驶着驶着,镜头就一阵晃动,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之上,无论怎么操作都越不过去。


无奈,郭教授只好操纵着,打开了摄像头上的手电。


下一刻屏幕前的三人,都“啊”的一声惊叫了出来。


因为在手电筒的映照下,出现在显示屏里的,是一张血肉模糊的人脸,当从脸根本让人分不清男女,好在这脸的头顶上漂浮着,长长的头发,让他们知道了这张脸,不,这颗头颅的性别,头颅下的躯体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
郭教授颤抖着控制那潜水艇,小心避开了那颗头颅,却又发现在前方,又出现了一颗,两颗、三颗、不下于四颗之多的头颅,没等他们在屏幕上看清还有多少头颅,水面上就猛地掀起了一阵波涛,在颤抖的屏幕前,三人看到了一张露着尖牙的大嘴,猛的张开,然后合上,接着显示屏陷入了一片黑暗,不用想都知道那迷你潜水艇连着摄像头,此刻都已经粉碎在了怪鱼的嘴中。


“那里应该是老陈家地下的水井吧。”郭教授目光呆滞看着林凯。


“是。。是啊。”林凯还未从震惊中,回过神来。


“他为什么怎么做!!”郭教授对老陈的残忍愤恨,已经胜过了发现水怪的惊喜与恐怖。


“老陈他。。他难道用人,来喂养那头怪鱼吗?”小凡明知故问,却又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。


“走!去问问他!到底是何居心!”郭教授大叫着,就带着二人,回到了老陈的家。


一进门,就看到老陈在一楼的大厅里,捧着一碗茶,细细的抿着。


“老陈!你为什么怎么做!”郭教授对老陈赫问。


“什么怎么做!?我怎么了?”老陈不明不白的说,这表情看在三人的眼里,着实是装得粗鄙。


“少跟我装糊涂!我们已经知道,你井下的养着的东西!”


“哦!?你发现了。”老陈忽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继续道:“是我养的又怎么样,是我用那些人喂它的又怎样!?”


“你这个疯子!?”林凯指着他的鼻子大骂。


“你的妻子李凤梅和那个吴京也是你杀的吗?”郭教授问。


“哼。那对狗男女,居然背着我,干出这种事,我又怎么会绕了他们!”


“我现在就报警,你就等着吃枪子吧!”林凯大怒的说着,掏出了手机,刚要拨打电话,老陈却冷冷的说了句。


“可惜。你们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。”老陈说着,手在身后的墙上按下了一个什么隐蔽快关。


“我已经好久没喂它了,想必如今早已饿疯了吧。”


三人同时一惊,接着脚下,猛地一空,噗通几声巨响,他们都掉进了,那黑暗的井里。


水井中猛然传来一阵,巨物搅动的拨水声,接着是三人的惨叫。


老陈连看都没看,就关上了那可以自由开关的地板,然后捧起那碗还没凉透的茶继续抿了几口。


六年前,老陈在经过一个核电站的时候,发现在核电站外的水沟里,有着一条巴掌粗细,蓝色鱼鳞和四只小爪的怪鱼。


当时老陈还以为,它已经死了,老陈那棍子捅了捅,发现那怪鱼居然动了几下。


老陈便欣喜得如捡到宝般的,将那怪鱼,带回了家中,丢进了自家的鱼塘。


一年之后,待老陈将此事忘得差不多,要去鱼塘捞条鱼吃的时候,猛然发现,鱼塘里,一条鱼都见不着了。


就在他奇怪的时候,忽然看到了水里一个人影般的黑影出现在了鱼塘里,于是老陈就用那长长铁网框去捞,就猛听咔哒一声,那黑影露出了一个狰狞丑陋的脑袋,一口咬烂了铁网。


老陈这才想起来,是自己捡回来的怪物。但是老陈并没有感到恐惧,反而是感到高兴,他为自己养出了这样的鱼自豪。


自那以后,老陈每个几日,就带几只鸡鸭鹅来喂他。


开始老陈还没想用人来喂养,直到那一天的来临。老陈的老母亲,被人撞死,肇事司机逃逸,虽然没有证据,但是老陈认定了是村里的老王头干的,因为只有他在那个时间,开车经过那里。


于是老陈故意一两个星期不喂那头怪物,两个星期后,老陈将老王头,约到了鱼塘边,老王头显得很慌张,于是老陈就更认定了是他干的,然后趁他不备。老陈就把他推到了鱼塘里,那一刻,当老陈看到鱼塘里,激起阵阵带着鲜血的水花时,老陈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满足感。


之后随着怪鱼越长越大,老陈将怪鱼圈养到了湖里,又在自家的地下打通了水井与湖相通的水道,来做怪鱼的巢穴。


老陈自杀掉第一人之后,他的胆子变得越来越大,不管有仇没仇,哪怕是个路人,只要时机妥当,他就会连眼都不眨一下,便将他们推到了湖里,然后通过某种手段,呼唤出那水里的怪鱼,将人拖入了深水之中,搅起一阵阵血红之花。


这些路人,也包括了,那几个拍下照片的大学生。